搜索
精彩互动
0410120888
湘电股份原董事长周建雄退休三个月后落马

观点

standpoint

贪官污吏退休也没有安全感!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慈瀚



导语

instruction

9月14日,湖南省纪委通过三湘风纪网公布:湘电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周建雄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与周建雄同时落马的,还有其老“搭档”——湘电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马甄拔。而此前的3月,湘潭电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陈能,以及湘潭电机集团有限公司新能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晖,也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如此拔出萝卜带出泥所形成的“窝案”,必将在公司的反腐败斗争中产生长远的影响。



正文

straight matter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第38期)

9月14日,湖南省纪委通过三湘风纪网公布:湘电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周建雄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与周建雄同时落马的,还有其老“搭档”——湘电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马甄拔。而此前的3月,湘潭电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陈能,以及湘潭电机集团有限公司新能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晖,也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湘电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湘电股份(600416.SH)董事会秘书李怡文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称,湖南省纪委在湘电集团通报了周、马被调查消息,至于更具体的情况,他并不知晓。


周建雄曾任湘电股份董事长,马甄拔是湘电股份原总经理。对于周、马等人的违纪行为,2008年以来就被公司内部职工多次举报,另有自称为马甄拔前儿媳的李姓女士在网络上举报称,马甄拔曾利用职务之便,将湘电集团相关业务交给其子马迅和亲属,存在严重贪腐行为。


“一发言就成麦霸,喜欢讲”


“从2014年2月被免去(湘电集团)董事长职务的时候开始,外面就风传周建雄可能会出事,”湘电集团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不过,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周建雄正常出席会议,还就新能源发电等方面提出了不少建议。今年6月,周建雄退休,9月2日仍以全国人大代表身份参加专题调研活动,但仅十来天后,周建雄落马消息公布。


资料显示,周建雄出生于1955年,湖南长沙人,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1971年7月在湘潭电机厂参加工作,历任湘潭电机厂团委书记,湘潭电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湘电股份董事长,湘电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等职务,2016年6月退休。


人如其名,职工眼中的周建雄,外表俊朗,声音洪亮,善于演讲。曾去东京研修企业管理的他,至今残存着留日时期的印记:不管什么场合,总是身板笔直,双手自然相握,说话间不时吐出“嗨”这个发音。


湖南省国资委一位人士称,“周建雄在省里开会时,一发言就成麦霸,喜欢讲”。《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曾多次采访周建雄,其抛出的各种战略远景、规划与概念让人应接不暇。


他掌控10年之久的湘电股份是当地的明星企业。湘电股份的控股股东湘电集团有限公司创建于1936年,原名湘潭电机厂,是中国电工行业的大型骨干企业和国务院确定的重大技术装备国产化基地。湖南省国资委是湘电集团的控股股东,持有湘电集团100%股权。2002年7月,湘电集团旗下控股子公司湘电股份上市,成为湖南湘潭首家上市企业。风电行业产能过剩以前,湘电股份以蓝筹、绩优的形象出现在资本市场。


作为一家发轫于科研院所的企业,湘电股份从比较单一的电机业务,逐步多元化为电机、风电、城轨牵引系统、新能源汽车、水泵等产品链,公司营业收入保持着较快增长,2004年至2015年5月,在周建雄主政湘电股份的10余年间,公司营业收入从2005年的17.8亿元增长至2015年的95亿元。由周建雄一手打造的风电板块,从零起步,增长至2015年52.82亿元的规模,成为湘电股份第一大业务板块。


湘电股份的“原地踏步”


湘电股份营业收入的增加,并未带来利润的实质增长。多年来,湘电股份利润在1亿元以下“原地踏步”,其间还出现过亏损;资产负债率高位运行,连续多年超过80%;关联交易过多、大股东高位套现、多个并购重组项目推进缓慢等,也备受投资者诟病。


但这并不妨碍周建雄“善于演讲”特长的发挥。在投资者见面会甚至在公司内部职代会上,周建雄在畅谈“十二五”规划时多次称,营收要突破100亿元,股价要站上100元。彼时,湘电股份营收60亿元左右、二级市场股价在20元/股附近徘徊。令《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印象深刻的是,2011年5月18日,周建雄在湘电股份2010年度股东大会上称,“2011年,公司‘保底’实现营业收入89亿元,每股收益0.85元,只高不低。”实际上,2011年湘电股份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总收入62.47亿元,每股收益0.46元。


然而,这也招来对其好大喜功的质疑。对此,2013年底,周建雄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辩称,“我没有贪大、求全,相反,近年还在不断收缩战线。”他的设想是,湘电股份能像庞巴迪、西门子、GE一样,以技术许可证输出为模式,培植更多战略联盟,“这需要‘几把刷子’,但我需要投资者以及控股股东更多的理解、扶持与帮助!”


言谈间,彼时的周建雄似乎已感受到了自己已无力掌控湘电集团及湘电股份的航向。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2013年8月,湘电集团一度意欲引入 中国船舶 工业集团全面重组,后流产。关于此事,《中国经济周刊》曾在第一时间联系周建雄,他在电话里称,引入中国船舶工业集团由湖南省国资委主导,他本人并不知情,也是接到通知才知道。


2013年12月4日,湖南省委组织部调整了湘电集团的领导班子,由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江麓机电科技有限公司原总经理柳秀导担任集团公司董事长,周建雄不再担任集团公司董事长,继续担任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股份公司董事长一职。在当日集团公司的干部大会上,周建雄表示,坚决服从湖南省委的决定,全力支持柳秀导同志开展工作,以实际行动确保湘电又好又快发展。


2015年5月,周建雄卸任湘电股份董事长,由柳秀导接任。


资料图:湘电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周建雄


从“风”到“水”的转变


9月14日,巧合的是,就在周建雄落马消息公布的同一天,湘电股份发布一份公告称,已将湘电集团拟用于出资认购湘电股份定增项目的资产产权过户至湘电股份。


该公告所指的项目是湘电股份于2015年启动,2016年7月22日获证监会核准的定增方案。方案显示,湘电股份拟募集资金不超过25亿元,其中19.3亿元用于舰船综合电力系统研究及产业化项目,可年产各类电机及控制元器件76台(套),产值20.89亿元,主要用于为我国军用舰船提供以电力为主要动力的驱动系统(即全电推进系统)。


从产能过剩的风电行业转战到军用舰船行业,外界认为,履新后的董事长柳秀导旨在将湘电股份从过去粗放式生产向智能制造经营转变,从过去向规模和速度要效益转变为向质量要效益。今年3月16日,柳秀导在公司2015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湘电股份的发展方向就是回归核心业务,即归核化战略。完成上述定增,发力舰船电机系统,是其作为董事长的第一任务。


湘电股份总经理赵亦军阐释,公司的战略目标是在未来恢复机电一体化的核心优势,电机+控制系统是以后的重点方向。李怡文则认为,集团的归核化战略,主要是将主业由过去20个大类归合到4个大类,之前188个系列3000多个规格的产品,现在开始聚焦到六七个产品。同时,也会针对被长期诟病的财务成本过高的问题进行解决。


至于目前在湘电股份营收中占比超过60%的风电板块,柳秀导明确表示,风电已产能过剩,且风电行业资金占用大,回款时间长,对未来保持谨慎。


风电正是周建雄在湘电股份最大的“政绩”。自2002年上市至今,除了新增规模不大的水泵业务之外,湘电股份业务布局最大的变化无疑是撑起半壁江山的风电板块。


2006年,湘电集团组建湘电风能有限公司(下称“湘电风能”),湘电股份持股51%,湘电集团持股49%。2007年,湘电风能产生2291万元营业收入。此后,风电业务迅猛增长,至2010年,其风电板块实现营业收入高达41.64亿元,在湘电股份总营收中占比超过60%。湘电股份也成为全国排名前五的风电巨头。


此后,风电市场坐上了“过山车”。


在市场寒冬中,2011年4月,湘电集团将所持湘电风能股权全部注入湘电股份。根据开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2010年,湘电风能总资产45.73亿元,净资产10.05亿元,营业收入41.63亿元,最终市场评估价值为14.67亿元。根据评估结果,此次股权交易总金额为7.19亿元,湘电股份以现金方式向湘电集团支付了全部股权转让款。资料显示,湘电风能2011年、2012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9.22亿元、25.61亿元,利润分别为-0.65亿元、-4.34亿元,导致湘电股份2012年亏损2.08亿元,这也是湘电股份自上市以来的首份亏损年报。2013年,周建雄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现在,我比任何时候都着急。”当年,湘电股份扭亏,其风电板块营收回升至36.96亿元,至2015年实现营收52.82亿元。


尽管如此,赵亦军仍然认为,风电市场短期回暖并不意味着长期增长,湘电股份不再单纯追求风电板块的规模。


不过,雄心勃勃的军工计划才刚刚起步。湘电股份原董事李吉平透露,湘电股份目前的军品板块规模不大,因保密要求,军品具体财务数据并未公开,主要涵括在直流电机与备品备件中。2014年年报数据显示,以上两项当年合计销售收入约4.11亿元。“舰船电机系统‘十三五’的目标是收入20亿元,这是湘电‘十三五’的重点。”李吉平说。


回归核心业务,退出一些非核心领域,对或将身陷囹圄的周建雄而言,是失落还是释然不得而知,但其拔出萝卜带出泥所形成的“窝案”,必将在公司的反腐败斗争中产生长远的影响。在经营上,李怡文称,马甄拔退休好多年了,周建雄也退下来一两年了,只是退休手续今年才办完,他们的被查,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中国经济周刊 李永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