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营收傍身,新华联为何落榜民企500强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湘股策(xiangguce)

 

千亿营收傍身的新华联集团,成了2020年民营500强榜单上的隐形人。


要知道,在2017年榜单中,新华联以719亿营收规模排名第44位,位居湖南第一。


之后的2018年、2019年,新华联继续稳坐湖南民企老大席位。


按照新华联掌舵人傅军年初的说法,2019年新华联集团营收首次突破千亿。


但,却从9月10日发布的民企500强落榜了。


这就好比上了分数线,最终却没考上。


众所周知,民企500强榜单由全国工商联发布。作为第十届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傅军肯定更清楚新华联落榜的原因。


外界肉眼可见的是,新华联的债务违约,一桩接一桩摆上了台面。


去年年底,新华联财务公司首次出现债务违约,被外界视为资金链紧张的信号,更成为民生信托“逼宫”的导火索。


彼时的新华联反应神速,股权前脚被冻结,后脚就达成和解协议。


但随着杠杆加疫情的双重冲击,业绩下滑、债券违约、评级下降、融资困难、股权冻结……一系列的问题像雪球越滚越大。


最近的一次股权冻结发生在8月3日,新华联建设持有的长沙银行143.09万股被司法冻结。


据湘股策(xiangguce)统计,目前,新华联控股未兑付、构成实质性违约的债券金额已超25亿;旗下上市公司新华联待兑付、回售的债券本金为9.81亿,兑付日期为9月30日,就在两周后。


好消息是,新华联14日公告说,将于9月17日提前兑付本金11.29亿元公司债。


去年年底以来,新华联集团不断变卖资产以缓解债务危机。眼下的新华联帝国,比任何时候都期盼能有一位白衣骑士,驾着祥云而来。


毕竟,日益增大的还款压力,不仅对上市公司新华联的控制权稳定造成威胁,甚至可能影响到同门兄弟华联瓷业的上市进程。

 

 

债务问题接连发酵


2019年12月,中南传媒的一则公告,让外界首次嗅到一丝山雨欲来的味道。


公告说,新华联控股及旗下新华联财务公司,因拖欠中南传媒子公司湖南出版财务公司同业拆借款项,被起诉至法院。


其实,当时逾期的债务本金仅为1.3亿元,却难倒了坐拥千亿资产的新华联控股。


这使得这起小“case”,迅速发酵为新华联系“资金链告急”的前兆。


极重江湖情义的傅军大概也没想到,传闻一出,最先提刀赶来的竟是“泰山会”的兄弟。


今年1月16日,卢志强控制下的民生信托率先发难,对新华联控股尚未到期的26.8亿元信托贷款申请强制执行,并一举冻结了新华联控股所持科达制造、赛轮轮胎、北京银行、辽宁成大、宏达股份全部股权。


对此,新华联系迅速反应,1月17日便在官网公示,已与民生信托及湖南出版财务公司达成和解。


但新华联系的麻烦不止这些。随着股份解冻,新华联系迫不及待开始了一连串不计成本的清仓大甩卖。


2月8日,新华联控股以13.4亿元清仓所持辽宁成大5.18%股权,净亏3.5亿元。


2月底,新华联控股减持宏达股份0.99%股权,减持金额为5031.59万元。


3月5日至6日,新华联控股减持赛轮轮胎0.74%股权,减持金额9443.79万元;减持北京银行1.23%股权,减持金额近14亿。


此外,2月21日,长沙银行公告拟为新华联系公司提供4亿授信额度。


2月25日,曾经的受助对象湖南太子奶集团,宣布向新华联控股提供2540万借款。


一边卖货回血,一边借钱补血,东拼西凑下来,也有约33亿资金。


尽管如此,新华联系的缺口仍未能补上。


3月6日,新华联控股宣告总额10亿元的5年期债券无法按期足额兑付本息,构成实质性违约。


平衡就此打破。东方金诚、大公国际先后将新华联控股主体信用评级从“AA+”下调至“C”;新华联系另外两只超短期融资券跟着宣布违约。


集团旗下上市资产再度被冻结。这次,除了民生信托,浦发银行、工商银行、东吴证券等机构也纷纷加入追债队伍。


大半年来,新华联系始终没能从债务中获得一丝喘息之机。


就连当初“和解”的湖南出版财务公司,也仍在苦苦追讨剩余的1亿本金。

 

 

文旅项目遭重创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一直以来奉行多元化发展的新华联系,主要业务集中在传统房地产及新兴文旅产业。


开年以来,这两大板块,几乎是长在靶心上,承受来自“降杠杆”和新冠疫情的双重打击。


上半年,新华联控股业绩由盈转亏,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9.9亿,较往年腰斩,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84亿。


其中,受疫情影响,公司文化旅游、商业零售、景区景点等业务遭受重创,1-2月减少经营回款超过60亿元。


公司也松口承认,偿付贷款和债券导致现金持续流出,流动资金极为紧张。


新华联控股各项债务偿付主要依赖外部融资,但文旅项目投入大、回笼慢,且涉房类企业融资存在诸多政策性限制,导致公司各融资计划进展不及预期,流动性压力进一步增大。


据内部人士称,3月2日大公国际作为评级机构调研时,新华联控股正在申请一笔贷款,“当时他们(大公国际)也是帮助我们,如果那个时候调低评级,(款)就放不出来了。”


除了外部环境的挤压,近年来傅军的投资屡屡触礁,也让新华联系掏了不少学费。


2016年参投乐视汽车,2017年入股OFO,是新华联广为人知的2个失败案例,7500万美元打了水漂。


曾投资的互金项目你我金融、黑龙江响水米业,更是平添一堆麻烦。


好不容易见到曙光的万达影视,又因套现需求激流猛退。


至于举牌北京银行一役……咳,说多了都是泪。


截至今年上半年,新华联控股资产总计1111.55亿元,负债合计887.42亿元,资产负债率近80%。其中,流动资产539.48亿元,已无法覆盖634.19亿元的流动负债。


湘股策(xiangguce)整理发现,新华联控股存续的6只债券中,3只构成实质性违约,未按期兑付的金额高达25.1亿元,另外3只债券利息均延期支付。


上市公司新华联的“15华联债”,剩余未偿付本金11.29亿元,其中9.81亿兑付日由4月1日延期至9月30日。最新公告显示,新华联将于9月17日提前兑付该笔债券。


此前,由于担保人新华联控股担保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新华联的“15华联债”将间接持有的长沙银行1.4亿股作为补充担保措施。


长沙银行恰巧是新华联系A股资产版图中,唯一未被全数冻结的“漏网之鱼”。


以9月16日收盘价计算,新华联系持有长沙银行市值约为25.87亿;已冻结的新华联、北京银行、赛轮轮胎等股权,市值超百亿。

 

湘股策制图


新华联表示,现在控股股东股份被冻结事项暂未对公司控制权产生重大影响,但若控股股东所持冻结的股份被司法处置,则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寻找白衣骑士


盘点新华联系手中的资产,很难不让人想起正在二度冲刺IPO的华联瓷业。


招股书显示,华联瓷业拟于深交所中小板上市,计划募集资金由两年前的3.9亿提升至6.5亿。


华联瓷业常年为茅台、五粮液等知名酒企供应陶瓷酒瓶,且是宜家在全球重要的日用陶瓷供应商,外销比例居高不下。


2017至2019年,公司外销收入分别占总营收58.02%、66.12%、63.89%。


首次冲击IPO时,华联瓷业曾面临欧盟反倾销风险,如今,中美贸易摩擦及新冠疫情的爆发,又为公司的业绩增添了更多不确定性因素。


招股书显示,华联瓷业目前由傅军和醴陵老乡许君奇共同控制,双方各持45%股权。


两人的相识要追溯到1994年,彼时还是醴陵当地一家陶瓷厂厂长的许君奇,经朋友牵线认识了傅军。


两人一见如故,展开合作,成为了日后“陶瓷奇迹”的开端。


以华联瓷业现有募资计划来看,傅军持有的45%股权价值约为8.78亿,锁定期为上市后三年。截至3月4日最新招股书发布,傅军所持股份不存在质押或冻结的情况。


但若新华联系债务持续恶化,这段快三十年的携手创业传奇,可能就要划上终止符,被拿来为“过度扩张”买单。


参照新上市公司东岳硅材,其登陆创业板后第4天,新华联系控制下长石投资所持东岳硅材9000万股便被100%冻结。


东岳硅材持股占比57.75%的控股股东东岳氟硅科技集团,母公司为香港上市公司东岳集团,同属新华联系企业,或因注册地在境外而逃过股权冻结的命运。


与东岳硅材类似,傅军通过香港注册公司新华联亚洲持有华联瓷业29.65%股权,通过长石投资持有15.35%股权。


届时,若华联瓷业顺利上市、长石投资持有股权被冻结,傅军仍留有一定的变现余地。只是,三年锁定期绕不过去,远水终究救不了近火。


相比变卖资产,引入实力雄厚的战投是解除资金风险更有效的方式。


今年5月,新华联集团委托中金公司作为独家财务顾问。借助与中金的合作,傅军希望“尽快引进实力雄厚的战略投资者,特别是央企或国企投资者”。


8月以来,傅军忙于奔走在多个洽谈会,从重庆到青海,从湖南再到四川。最近几天,傅军更先后与四川发展、马来西亚云顶集团会谈合作。


上述动作大多与推进新华联旗下文旅项目相关,也被一些投资者解读为战投纾困的前奏。


可终究八字还没一撇。


9月8日,上市公司新华联的线上接待日,董秘杭冠宇表示,公司尚未收到控股股东有关引进战投事宜的正式通知。

 

 




185 0843 0090

2572197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