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工智能到数据智能,智慧眼筹划IPO

2022-01-27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湘股策(xiangguce)

作者 | D.D

前 言


当AI本身的光环逐渐淡去,技术不断成熟落地,国内人工智能企业迎来资本市场的最佳时刻。


经历一波三折之后,2021年12月30日,AI独角兽商汤科技终于顺利登陆港交所。


市场很快用真金白银对人工智能赛道投出了赞成票。仅仅4个交易日,商汤科技股价翻倍,市值突破3000亿港元。


上市,一直是商汤科技领衔的“AI四小龙”孜孜以求的梦想。相比之下,云从科技、旷视科技早早拿到IPO批文,正在等待上市,依图科技则在2021年6月宣告终止科创板上市。


按照人工智能细分领域分类,上述四小龙均分属计算机视觉领域。眼下,第一梯队四家公司的上市进程基本尘埃落地,格灵深瞳、智慧眼等后浪则在跃跃欲试。


去年11月,格灵深瞳科创板首发过会,来自湖南的智慧眼则在新年伊始开启Pre-IPO融资,为尽早登陆A股市场做准备。

 



80后湖南人邱建华所领导的智慧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智慧眼”),是AI领域跑出来的一匹黑马。多年来坚持“算法+产品”的打法,智慧眼在应用场景落地方面颇有建树,已在人社、医保、海关、金融、交通出行等领域跑通商业模式,连续多年实现盈利。


实现盈利,是近年来人工智能企业孜孜以求的目标。人工智能产业创新联盟秘书长安晖发表的报告显示,中国AI产业链中90%以上的企业处在亏损阶段。


但邱建华并不满足于盈利,他认为,在技术日趋成熟的当下,AI行业的核心驱动因素由人工智能逐渐演变为数据智能,数据智能也必将成为精准驱动下一轮产业数字化创新的新模式、新业态和新动力。


“如果公司的技术服务能从识别层级的行业服务进化到数据认知层级的‘数字城市’服务,公司那时候就不是一个广泛意义上的人工智能企业,而是对社会深具价值的‘数据科技公司’。”长期在市场一线往来穿梭的衡阳伢子邱建华,对于智慧眼的商业化能力及上市前景,自信而笃定。

 

 

避开锋芒,从熟悉的领域开始


2009年,邱建华北上,在北京中关村成立了智慧眼,打算做一家以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和大数据为核心的人工智能企业。


计算机视觉是人工智能的核心技术之一,当时技术几乎与美国同频。邱建华由此认定,这是一个前景广阔的市场。


“之所以起名智慧眼,意思是打造识别万物的智慧之眼,做领先的人工智能企业。”邱建华说。


但这并不容易,AI领域门槛不低,对资金和技术都提出了很高要求。


彼时,AI领域最大一块蛋糕是安防,拥有数千亿规模,但安防领域大客户大多在政府机构端,大规模采购需提前一年做预算,且大头已被海康威视、大华股份占据,留给中小企业的机会并不多。


“在中国,人脸识别一定有两个很关键的落地方向,公安和社保。”邱建华说,公安目的是识别逃犯,社保目的则是领养老金。当时人脸识别技术识别精度并不高,在社保方面,用户容忍度更高,能给企业更多时间进行技术升级与迭代。


相比一部分人工智能企业死磕底层技术,智慧眼选择直击产业痛点,从应用场景入手,顺势进行技术攻关。基于对市场的洞悉,邱建华将社保领域作为智慧眼的突破点。


其实,早在2003年,邱建华大学毕业后首次创业,就与社保领域结缘。当时,他将自己的数据安全业务从湘潭社保做到了郴州、衡阳、岳阳、益阳、张家界和邵阳,最后到湖南省人社厅。


由此不难理解,智慧眼商业化第一步,就将应用场景定格在社保领域。


智慧眼在创立之初对商业化落地的重视程度,从实践层面印证了创新工场李开复的判断。他在《AI·未来》中断言,今天AI不再需要诺贝尔级别的创新,而是将现有技术产品化,商业化,创造出真正的价值。

 

 

需求为源,市场反哺技术


公司仅成立半年,智慧眼人脸识别第一套算法出炉,凭借高效的性能,成功中标郴州市人社局。由此拉开面向全国“跑马圈地”的序幕。


截至目前,智慧眼已布局全国20余省份,方向从养老业务向医疗保险、失业保险、职业资格鉴定等多领域拓展,应用场景也逐步延伸至金融、公安和海关等行业。


在这一过程中,智慧眼技术不断升级,从人脸识别全面向机器视觉领域突破,研发了多模混合感知、可信智能计算、图谱计算和百余数据分析模型算子,真正实现让人工智能技术一步步从识别到分析到读懂到决策的全过程。


主导这一切的是智慧眼的技术大拿研发总监王栋,“以市场反哺技术”路线的关键执行者。


十余年来,基于产业需求,智慧眼以王栋为首,集结了来⾃中科院、清华⼤学、国防科⼤等高校的技术团队,潜心科研,取得人脸识别、指静脉识别、芯片等技术发明专利百余项,并一路过关斩将,走向行业前沿。


资料显示,王栋带领着团队荣获2019年吴文俊人工智能科技进步奖,连续3年蝉联ICB-CFVR挑战赛第一名,主持人社、公安、海关、国安、金融领域多个行业性标杆产品和人工智能及大数据领域的关键共性平台建设,参与国家标准20余项,发表专利10余件。


技术驱动市场。IDC AI市场报告显示,智慧眼计算机视觉应用市场份额连续多年排名全国第七。新三板挂牌期间年报显示,早在2017年,公司净利润就已达2066万元,同比增长近7倍。

 

 

水到渠成,从人工智能到数据智能


2014年,邱建华由北京返湘,设立智慧眼湖南子公司。2019年,公司与长沙高新区签订项目投资协议,总部正式落户高新区。


至此,智慧眼长沙总部分流运营和数据存储,北京则成为汇聚高端研发人才的算法中心,深圳分公司承担硬件设计和生产,一条完整的人工智能产业链成型,智慧眼全国化布局完成。


毫无疑问,在技术日趋成熟的当下,人工智能进入下半场,核心驱动因素由团队和算法技术,逐渐演变为数据和场景。


恰好智慧眼既有算法能力,又有产品落地的能力,这种“组合拳”力量,帮助公司在多个计算机视觉应用细分领域占据了如今的主导地位。


资料显示,以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驱动,智慧眼深耕医疗健康、智慧金融、数字城市三大核心场景,已服务用户超4亿。


“未来,我们会继续围绕三大业务板块深耕,以数据智能为方向,结合人工智能、自然语言处理等技术,构建融合感知、智能认知、万物互联和人机互动的数字城市智慧体方面来探讨未来。”邱建华说。


他解释道,推动经济“数字化”、“数智化”、“数治化”改革,最终推动数字经济改革升级,让政府与企业更高效、让社会更公平。


社保通过生物特征识别来防止养老金冒领;医保通过AI智能来监管医保基金流失;海关通过大数据分析来构建打击走私的超强分析和决策大脑;公安通过物信融合来实现对重点人员的管控体系及合成作战。


在邱建华看来,智慧眼深耕的医疗健康、智慧金融、数字城市三大核心业务场景,最终都可以归结到数据“治理-挖掘-分析-预判”这一路线上来。


邱建华以医疗健康领域举例称,智慧眼服务医保多年,将AI和数据智能引入智慧药房、在线阅片、辅助诊疗等领域时机已成熟。


公司已在养老领域积累搭建了庞大的数据库,在“深度赋能、数据驱动、高度融合”的整体思路下,充分利用移动互联网、区块链、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构建面向C端的精准康养服务,真正以人工智能为依托,让数据连接并认知一切,最终提升康养的运行效率并造福社会。


按照邱建华的规划,智慧眼的技术服务方向将从识别层级的行业服务,进化到认知层级的数字城市服务,公司将实现从AI“识别处理”进化到数据“挖掘认知”。届时,智慧眼将不是一个广泛意义上的人工智能企业,而是对社会公共服务深具价值的“数据科技公司”。


已经连续多年实现盈利的智慧眼,并不满足于赚钱这件“小事”。在已获多轮风险投资的基础上,邱建华毫不讳言对资本市场的渴望,“争取3年内实现上市。”


毕竟,持续的AI技术投入,打造领先数据科技公司的远景目标,都需要庞大的资本作为支撑。